流转土地按照每亩每年1500元的价格

2021-01-02 18:36

在农旺合作社的章程中,有一项特别的条款。其第三条规定,合作社由金洪元、金瓯、金洪成3名大股东以自有入股资金为担保,保证社员的入股资金以年利20%分红。年限为2010年9月至2014年9月,4年以后合作社走入正规化,实行民主管理,自主经营、自负盈亏。这也就意味着,在前4年内,入股的村民“稳赚不赔”。

“不打造乡村旅游,建设村流转的这么多土地也不能保障很久。”金洪元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果树种植和新农村基础建设能够拉动旅游,同时也能逐步提高土地的附加值。在规划中,人工湖、乡村酒店、超市等建设都将在几年内实现。

2014年1月下旬,记者深入冕宁县建设村,采访该村带头人及诸多村民,并从冕宁县多地及多个政府部门核实,试图将建设村千万“分红”背后的土地流转经营学清晰还原。而记者也发现,建设村土地流转与合作社的运营模式亦存在诸多探索与困惑,这也是大多数中国农村经济发展的现状。

建设村村民李贤菊加入合作社并入股了电站,她并不知道水电站是哪一个,会不会盈利,但每年的分红都准时发放。

“走红”后不久,地税部门上门“拜访”。1月21日,冕宁县地税局第一税务所所长杨远华告诉记者,建设村年终分红报道的第二天,他就和有关部门一起去建设村询问分红情况,并要求提供相关财务数据。

“有些人还没有加入合作社,作为一个村的整体发展,(村民)必须都要加入合作社,这样才是一个声音,都能走一个步调。”金洪元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说,土地规划好了,不能因为一户没加入就不做了,现金发放就是要把村民集中在一起,激励激发他们加入合作社。

金洪元在当地颇具知名度,但也遭受诸多非议,一位当地司机对记者表示,“金洪元有些地方是不对的,但只要把农民带富裕了,这是要被载入历史的,就像小岗村一样。”

网络热传的1300万“分红”被金洪元极力否认,“这并不是分红!”

新农村建设已经开始,但农民不感兴趣,怎么办?金洪元认为,办法只有让百姓尽快搞一条好路子,即实行大面积土地流转。

问题也随之而来,土地流转之后发展种植业需要几年的培育期,在这期间,农民收益如何保障?金洪元认为,土地流转第一步是让老百姓吃到定心丸,不能单一地种地,要想尽一切办法,合理地把农民闲置的资金用好。不过他承认,在此过程中,专业合作社发生了一定的偏移。

1月17日,建设村村委会主任朱万武正忙于整理一份向冕宁县报送的建设村“分红”构成材料。朱万武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说,每天来的媒体很多。“这个村成现在这个样子,有正面评价,也有负面的,大家说法不一。”

打造乡村旅游和多产业发展的同时,农旺合作社的操作主体也让建设村面临困扰。农旺合作社全称为冕宁县农旺种养殖专业合作社,经营范围亦只包含养殖种植及其产品销售。

1月20日,2014年入股时限的最后一天下午,建设村村委会的入股窗口仍然挤满了人,这几天工作人员已经累计登记了100多位村民入股,金额都在3万元左右。

1300万不是分红/

一位村民的入股凭证显示,贷款是用金洪元的长兴电站股权抵押担保,贷款分红年息20%,除去当年银行利息,剩余部分分给农民。这种操作或许也是引来银监部门关注的原因之一。

建设村提供的资料显示,农旺合作社2013年“分红”的1300万元由4部分构成。其中1040亩土地流转租金共156万元,占“分红”的12%。金洪元表示,这部分并不是分红。流转土地按照每亩每年1500元的价格,由承包大户交承包费给合作社,合作社再返还给农民。

作为解决小农经济与现代农业矛盾的必经之路,土地流转被称做世界性的难题。在中国很多名不见经传的村落,一次次自下而上的探索与变革成为中国农村土地改革的注脚。

最终2012年初的社员大会形成决议,利用社民自有资金及贷款发展产业的收入资金,投资冕宁县建设养殖专业合作社、建设沙场及冕宁县洪元实业开发有限公司三合电站,并签署了保证20%年息的协议。金洪元认为,这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县农办:合作社模式仍然在摸索中/

土地流转四川样本

“按照规划设想,就是要通过土地流转,发展现代农业,打造生态旅游村,实现土地价值的最大化。”金洪元对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解释称,集资发展多元投资也是为了实现土地流转的目标。

此外,农旺合作社分别投资1300万元、1495万元和2925万元给冕宁县建设养殖专业合作社、建设沙场及冕宁县洪元实业开发有限公司三合电站。这3家被投资单位都协议承诺,4年内无论盈亏,每年按照年息20%向农旺合作社支付费用。2013年,这三笔费用共1144万元,也就是外界所称的固定收益分红。

实际上,农旺合作社已经超范围经营,而且其贷款入股操作方法亦容易遭诟病。据记者了解,农旺合作社并没有正式的财务报表,只记录流水账,财务人员是村里做了几十年的老会计,集资入股也没有与农民签订正式的协议或合同。农旺合作社负责人之一金瓯告诉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合作社没有违法,但确实有不规范的地方。

冕宁县农办高主任对记者表示,农旺合作社发展了当地产业,但还在摸索中,有不明确、不规范的地方。高主任同时表示,冕宁县上百家农业合作社,很多是挂了牌子,只起到协调作用,而农旺合作社经济发展规模是最大的。

2014年1月14日,四川省凉山州冕宁县建设村农旺合作社的1300万元现金“分红”被媒体热炒,这让公众对土地流转下的农村经济产生诸多遐想,也让建设村及村里的带头人站在了风口浪尖,随之而来的质疑与争议甚至让村里人惊慌失措。

1月19日晚,2014年中央一号文件 《关于全面深化农村改革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的若干意见》正式发布。金洪元看后专门将金瓯等人叫到家中商议。

目前建设村共有483户,1800多人,耕地面积2130亩,全村农民每年人均纯收入达15000元。从2010年第一批60多户农户加入农旺合作社,到目前社员已超过340户,流转土地2000亩左右。

金洪元称,在这5720万元的投资中,合作社吸纳入股的村民自有资金只有3700余万元,其余1900余万元也成为争议焦点之一。金洪元称,该部分资金是他以个人持有的水电站股权作为抵押担保,帮助农户从银行获得贷款,农户利用贷款资金发展产业,赚来的钱再投资入股。

事实上,据金瓯介绍,其养殖合作社并不是每年都盈利,但3年平均下来,分红之后基本能够保持盈亏平衡。金洪元也承认,三合电站的利润并没有20%那么高,但是每年的分红资金并不受影响,而且村民股权每年都在增值。

“分红”大部分并非来源于土地的事实,让很多人感到意外。舆论对于建设村是土地流转还是集资圈钱的质疑越来越大,这成为建设村需要面对的最大问题。

20日一大早,金洪元、金瓯、金洪成三人一起在建设村接受了多个媒体采访。金洪元拿着一份一号文件全文打印版,连日来备受煎熬的金洪元说,“中央的文件来得太及时了。”

不过,对于土地,金洪元仍然很慎重。他表示,2014年9月份之后全部要朝正规化发展,但同时农民的土地也要保证保底分红,可以从发起人的股本金里和企业收益中保证。

按照相关规定,如果是营业利润的分红,应该算做股息红利,需要交20%的个人所得税,但农民合作社享受一些免税政策。“合作社盈利分红需不需要纳税是新课题,我们还需要研究请示。”杨远华表示。

上述3家单位之所以愿意接受这种“霸王条款”式的投资,为农民承担风险,是因为这3家单位都是农旺合作社大股东金洪元、金瓯、金洪成的个人控制资产。不仅如此,建设村出示的投资协议还显示,金洪元等人还需用其他的个人资产作为投资款的抵押。

“我们不是土豪。”高大黝黑的金洪元坐在悍马车里吐出这句话。望着车窗外建设村整齐的别墅和农田,这位村支书不时用手心搓着额头懊恼“不该叫记者来”。

农旺合作社自2010年底成立至2012年初,土地流转只有100多亩,参与的农户仅60多户,建设村农民收入也并没有如今这般光鲜。“初衷仅仅就是养殖种植这么简单,根本没有牵扯土地流转、投资产业。”金洪元说。

2014年1月14日,四川省冕宁县建设村一夜走红。当一年一度的年终奖时刻到来时,建设村的现金“分红”让太多人羡慕不已。然而,伴随“网友求入赘”、“土豪村”、“最牛年终奖”等调侃,“非法集资”、“圈钱”等质疑也随之而来。

建设村还将420户农户零散土地1320亩量化入股,土地流转后,农旺合作社投资240万元进行综合整治,建成了146亩蔬菜大棚、1800亩水果基地。记者在建设村看到,诸多高标准农田建设仍在进行。

“我没非法集资,没乱搞其他问题,更没偷税漏税。”对于质疑,金洪元坚决否认,他还认为,“这个钱本身就不是什么分红,是给村民支付应有的费用。”

走红后的几天里,建设村村委会异常忙碌。税务、民政、银监等多个当地部门开始询问建设村 “分红”的细节。1月20日,拿着刚刚出台的中央“一号文件”,建设村村支书、农旺合作社理事长金洪元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建设村土地流转是真,新农村建设是真,农民富裕了也是真。

农旺合作社将规范化、市场化运作/

对于入股可能带来的风险,李贤菊和很多村民都对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“不担心,相信金书记。”大多数村民对于2014年底即将到期的固定收益承诺并不在意,经过三年的“分红”模式,村民已经显得“财大气粗”。

用社民自有资金投资电站等实业/

“养殖和种植也是有风险的,自然灾害和市场波动在所难免。”金洪元深知农业的风险,并提出了“多点治村”、“工业反哺农业”、“打造乡村旅游”等新的方向,甚至斥资上百万元请专业机构做长远发展规划。

在金洪元手中那份一号文件中,一个段落被重点勾画出来:“要鼓励探索创新,在明确底线的前提下,支持地方先行先试,尊重农民群众实践创造;要因地制宜、循序渐进,不搞‘一刀切’、不追求一步到位,允许采取差异性、过渡性的制度和政策安排。”

金洪元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村民的资金在合作社入股,4年基本可以翻一翻。待4年的过渡期结束之后,村民的抗风险能力已经显著提高,农旺合作社将规范化、市场化运作。到时再进行多产业互补发展的投资模式,即使风险共担、盈亏自负,村民也不会遭受大的损失。

实际上,农旺合作社社员加该村两位委员共67人在2012年4月开了一次特别的会议,金洪元作为村支书在会上曾表示,建设村新农村建设初见成效,但产业过于单一,无法实现产业促新村的目标,尤其是合作社的发展没有达到规划要求。

“这个模式把老百姓以及各方面问题解决了。你跟百姓讲章程,讲纳税,他才不干呢,不因地制宜怎么行。”1月18日,金洪元无奈地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