沿江城市大桥纷纷飞架南北

2020-07-14 00:00

日前,市长热线接到市民的电话称,荆州长江大桥桥墩上有许多疤痕和锈蚀痕迹,引发了大家对大桥安全的担忧。11日下午,记者前往荆州长江大桥北桥墩下(在建的滨江公园段)进行求证。

荆州长江大桥于2002年10月1日正式通车,至今已有10年零5个月,10年城市日新月异,10年大桥风雨屹立,如今江南新区开放开发、二广高速南下“盲肠”打通在即,这支荆江之箭将迎来史无前例的压力……

吴峻还透露,荆州上游的宜昌目前也已经有六座长江大桥,分别是枝城长江大桥、夷陵长江大桥;宜昌长江大桥、西陵长江大桥;宜万铁路宜昌长江大桥、葛洲坝三江长江大桥。吴峻认为,荆州是一个沿江的带形城市,其独特的地理特征决定了它的发展必然会受到长江的极大制约。

一座大桥俨然已经无法满足城市发展需求,为缓解沿江城市交通压力,沿江城市大桥纷纷飞架南北,长江大学城市建设学院副教授、硕士生导师吴峻分析称,以在长江上较早修建长江大桥的南京为例,目前跨江大桥已经建成了四座。而在下游与荆州毗邻的武汉,共六座公路长江大桥、两座公铁两用长江大桥和一条长江隧道,依次有:武汉军山长江大桥、武汉白沙洲长江大桥、武汉鹦鹉洲长江大桥、武汉长江大桥、武汉长江隧道、武汉长江二桥、武汉二七长江大桥、武汉天兴洲长江大桥、武汉阳逻长江大桥。

记者在桥墩下蹲守了两个小时发现,桥北临江第一墩上有很多小麻雀在此叽叽喳喳,仿佛它们的游乐园,原来在拉索立柱两侧有很多小孔,小麻雀一会儿钻进孔口,一会儿又钻出来,欢呼雀跃,记者还看到,小孔口有雨水腐蚀后流下的深色印记,桥下的滨江公园推土机来回穿梭,伤痕累累的桥墩正在孤独地守望。

荆州长江大桥于1998年3月开工建设,2002年10月1日正式通车,建在荆江万寿公园河段,大桥由北岸引桥、荆州大堤桥、北岸滩桥、北汊通航孔桥、三八洲桥、南汊通航孔桥、南岸滩桥、荆南干堤桥和南岸引桥等9个部分组成,全长4397.6米,桥面宽24.5米,双向四车道,设计荷载为汽车-超20级,挂车-120,设计行车速度100公里/小时。

到2010年10月,随着经济的发展,大桥交通量大幅增加,超重车辆严重,给大桥安全和养护带来了较大压力,荆州长江大桥管理局组织全国知名桥梁专家,就荆州长江大桥安全养护问题进行咨询。针对大桥存在局部表面裂缝、个别构件局部锈蚀等不同程度的问题,专家组建议:加强对混凝土表面裂缝宽度、深度和发展情况的跟踪观测,及时分类处理;加强对支座、伸缩缝和拉索及防护装置等重要构件的观测和养护;完善结构健康观测系统,加强对索力及主梁变形的定期观测;并加装智能称重系统和防超载系统,严控55吨以上重车上桥行驶;完善大桥管理应急预案,严防危化车辆对大桥造成伤害;加强水中桥墩基础汛期冲刷情况的观测,及时进行防护,确保大桥安全运行。严控超重车辆上桥行驶,确保大桥安全运行。

看着布满“伤痕”的荆州长江大桥桥墩,怜悯之情油然而生,大桥于1998年3月28日正式开工建设,开工不久便遇到1998年1999年长江特大洪峰的考验,它未曾向洪魔低下头,而如今岁月不饶人,风雨洗礼让它的肌肤开裂,无数的“创口贴”难掩风雨的摧残,野草在它的指纹间恣意生长,站在桥面,每每有载重货车驶过,便引起一阵轰轰沉闷的晃动,让人胸口发慌。

记者了解到,自正式通车至2005年2月,荆州长江大桥已累计通车560余万车次,省级专家进行了一次对荆州长江大桥“体检”,诊断该桥健康状况达到国家一类水平,在高温、低温等不利天气条件下对桥梁的受力结构、附属设施进行了全面检测,发现除少数构件表面有细微“常见病”外,荆州长江大桥整体性能良好、行车舒适、结构安全,可以放心地投入春运。

随后,记者骑摩托车前往荆州长江大桥进行实地踏访,适逢正在桥上作业的工人,正在进行着缝隙修补。每隔一段,记者就看到桥身各个连接处,寄生了许多绿色植物,譬如油菜花、杂草等等,且不乏锈蚀的痕迹。

近日,有市民致电市长热线反映,大桥桥墩处有许多大大小小的修补痕迹,我们的大桥安全吗?这是我们未来唯一的过江通道吗?带着疑问,本报记者实地调查走访,并听取有关专家的意见。

乍一看,以为是昆虫类动物爬行后留下的分泌物,细细一看,原来是长长短短、横七竖八的“伤痕”,在桥北临江第一墩和第二墩显得格外突出,而且密密麻麻的,恰恰就在在建的滨江公园陆域上,这些“伤痕”呈土黄色,有的长约2米,短的也有0.1米,在大桥淡蓝色的主色调上显得格外醒目。

荆州长江大桥每昼夜交通量从2003年的6000多辆,增加到 2010年的13000多辆。目前,荆州长江大桥日通车达到了3万辆以上,而据业内人士分析,若荆州长江大桥日车流量达到5万辆时,两头收费站将会很堵,对于这座孤独的长江大桥来说,显得不堪重负。

昨日,荆州市长江大桥管理局一名工作人员表示,大桥几乎每年都进行“体检”和维修,目前正在做裂纹处理,暂时没有安全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