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情人说

2020-07-24 07:28

暗访中,当记者问及相关执照时,一位糖果作坊老板觉得提问很可笑。“办执照反正是‘糊涂麻缠’,上边也办不出小作坊手续”。记者追问,“就不怕工商机关来检查?”“怕啥,来了给几百块钱就了事。”老板还说,“我们生产了四五年了,来管的人不多。”

车间中间,十几个回收来的空酒瓶泡在热水中,待揭下标签就开始灌装。两名女工正往灌装好的葡萄酒瓶上贴标签。

知情人直言,“这些非法小作坊和企业就好比是监管部门养的鱼,如果鱼没有了,他们哪还有利可图”。

记者随后又来到位于辉县市百泉镇的一处造假企业。这家工厂的工作人员指着一辆货车说:“想要啥酒,我们就生产啥酒。产量保证,一天一车。”

采访中记者了解到,这些制假窝点已经形成规模,有固定的销售渠道。

知情人说,他对这些产品进行过调查发现,所谓的糖果都是淀粉、糖精、香料搅拌而成;所谓的葡萄红酒也是水、色素、酒精、香精调制,没有一点葡萄汁。“生产工艺很落后。卫生条件也差,夏天是苍蝇乱飞,冬天是污水横流。”假糖果的成本价每市斤两元钱左右,出厂价在每市斤3.5元到4.5元左右。红酒更是暴利,一瓶的成本仅1元钱。